【丹罐】无理协议 1~2

*丹罐

*ABO

*情敌变情人

*本章微丹邕、罐邕

*OOC

*以上没问题就请进




1、

 

赖冠霖的分化诊断书出来的时候,10个哥哥齐刷刷地给他围了一圈。

生日那会儿还可劲调侃他说分化成alpha之后可别到处撩人家纯情小o的哥哥们此时集体噤声,互相使着眼色,谁都不想第一个开口。

 

“那个,冠霖啊……”最后还是落到了尹智圣身上。

 

“哥哥们现在不用担心了吧。”

赖冠霖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平静,捏着那页薄纸的指头却有点发白。

 

“诶?”尹智圣憋了老半天的措辞被他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给堵了回去,却见赖冠霖抬起头看向了邕圣祐的方向。

 

“不用担心我到处撩人家纯情omega了。”赖冠霖顿了顿,“甚至纯情beta也是。”

 

饶是尹智圣再怎么善于开解,此时也接不上话茬了。

其他人自然晓得赖冠霖意有所指的是谁,但是这种气氛下也只能压下八卦的心,眼观鼻鼻观心地装成透明人。

 

邕圣祐被他盯得耳尖发烫,张了张嘴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视线飘忽着下意识往旁边退了一步,刚好碰到姜丹尼尔的手臂,被人安抚似的捏了捏手腕。

这一幕被赖冠霖完完整整看了去,眼睛瞪得更凶了。

 

“你耍什么性子呢。”姜丹尼尔话一出口就被邕圣祐抓住了小臂。

姜丹尼尔看了他一眼,径直走到赖冠霖面前把那张纸一把扯了过来,一字一句地念:

“赖冠霖,分化性别:omega。”

这下尹智圣也急了,一巴掌拍在他后背:“姜义建你差不多得了!”

“分化成omega很丢脸吗?”姜丹尼尔不为所动,尽职地履行着身为哥哥的管教职责,“你这样让大辉他们作何想法?”

“不,不是的……”被突然点名的人条件反射地就进行否认,却被旁边的朴志训拉了拉衣角,又重新低下头攥着手指玩。

赖冠霖瞳孔抖了抖,然后敛了眼皮不知道在想什么。

“有时候所有人都认定的事是不一定会发生的,对饭们说着不管是alpha、beta还是omega都要自信活着的说辞不是营业官话而已,你成年了赖冠霖,成熟一点吧。”

说完,姜丹尼尔把那张纸往桌上一拍,头也不回地走了。

 

尹智圣推了推邕圣祐赶他去看着姜丹尼尔,自己又蹲下来摸着赖冠霖后脑勺轻轻安抚:“冠霖啊别放在心上,他就那虎逼脾气,没事的。”

姜丹尼尔跟邕圣祐一走,赖冠霖像落了水的炸毛猫一样,被丧气打了个淋漓。

他咬了咬下唇,朝李大辉、朴志训还有河成云一一看了过去,咕咕囔囔地说:“大辉哥,志训哥,成云哥,对不起。”

几个人被他这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激得发软,几乎要觉得是自己的错了。

最后还是李大辉过来拉上了他的手。

“冠霖啊,你别在意,都怪我们之前一直给你灌输你一定会分化成alpha的思想,说到底我们也有责任。”李大辉说得有理有据,旁边俩人边附和边点头。

“就是就是,你这种情况一时半会接受不了也是人之常情嘛。”

“对对对,丹尼尔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回头哥给你训他。”

几人一人一句叽叽喳喳地试图缓解沉重的气氛。

 

赖冠霖听了好一会儿,抬头顶着一双亮出水光的眼瞅着尹智圣。

“可是这样,我就没办法追圣祐哥了对吧,哥?”

 

刚刚恢复流动的空气又一次凝固了起来。

 

 

 

 

赖冠霖喜欢邕圣祐,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姜丹尼尔比赖冠霖更早喜欢邕圣祐,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赖冠霖跟姜丹尼尔有个协议,这是只有他们俩知道的事。

 

说到底赖冠霖一直是个脾气很好的人,他有些寡言,或者说因为语言差异而更多地通过表情和动作来表达情绪,白白净净的笑起来像个大兔子,谁不喜欢这样的巨型忙内。

但是赖冠霖同时也是个不会拐弯的直球,上综艺往往轻易就被mc抛出的梗套牢,手足无措地等哥哥们解围。

所以哥哥们有时候会觉得冠霖的韩语一直不好也没关系,磕磕绊绊永远不会长大的样子多好。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听话乖巧的弟弟,在邕圣祐生日的时候郑重其事地向他表了白。

就在姜丹尼尔刚打算问邕圣祐到底要不要交往的时候。

 

那天晚上大家刚唱完生日歌,邕圣祐捧着蛋糕还没来得及吹蜡烛,赖冠霖就涨红了脸喊出了他出道以来最大声、最字正腔圆的一句话:

 

“圣祐哥我喜欢你!请跟我交往吧!”

 

室内顿时像摁了静音键。

 

邕圣祐手里的蛋糕差点糊地上去了。

 

姜丹尼尔往口袋里掏礼物的手硬生生卡住了。

 

不明就里的小朋友看着所有人凝固的表情又往前凑了一点:

“圣祐哥?”

 

然后他就被姜丹尼尔拉到阳台去了。

做了一个等他性别分化就开始公平竞争,在这之前谁都不许偷跑的男子汉协议。

在那之后赖冠霖一直期待着自己分化日的到来,肖想着通过公平竞争得到圣祐哥之后的甜蜜日常。

 

 

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关于公平竞争的协议,怕是不能公平履行了。

 

 

 

 

2、

 

 

那天的尴尬情景也不知道是怎么结束的,赖冠霖事后相当平静地跟父母报告了自己的情况,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又开始安慰他的声音给他听得又是一阵懊丧。

第二天起床之后大家像是心照不宣一样开始了一如往常的生活,仿佛赖冠霖本来就是一个omega一样。

任何不可预料的意外,回归到日常里,也就变得更容易接受了。

 

但是公司没向外界公开赖冠霖已经分化的消息,毕竟他一直以来都是照着alpha的形象去培养的,事实落差连他自己都不太能接受,更别说是万事较真的饭了。

 

不过赖冠霖还是个心态挺好的人,李大辉起初担心他的心理状态每天跟在他尾巴后面给他讲omega的101个好处,到后来赖冠霖已经能主动问他omega必须知道的注意事项了。

 

生理上的影响多少还是有的。

 

他渐渐觉得自己体力流失得更快了,以前练舞虽然也容易累,但是咬咬牙还能坚持下去,现在已经到了老师一喊休息他就能就地趴下睡着的地步。

虽然李大辉跟他说这是正常现象,但是骨子里那种要强还是让他把自己逼得比以前更紧,如果说以前是以数量促成质量的练习方式的话,现在每练一次他都把自己的动作抠到近乎严苛的地步,一轮跳下来比以前两轮还累。

 

另一方面就是,他开始受信息素的影响了。

 

没分化之前他对omega哥哥们一休息就跑室外透气的行为感到好奇,alpha的味道到底是多难闻才会这么一刻不能多忍。

现在轮到他自己了,11个人一跳舞一出汗,甜的咸的辣的像打翻了酱料瓶似的一股脑往他鼻子里钻,混杂的信息素里姜丹尼尔的杜松子酒味和朴佑镇的香辛巧克力味最为清晰可闻,走位的时候错身而过都能让他感到一瞬间的腿软。

即使他倔强地不肯加入出门透气的队伍,休息时间还是不可抑制地只能找个远离两个alpha的地方自己待着。

 

“冠霖?”

坐在角落努力习惯alpha信息素的赖冠霖迎来了访客。

邕圣祐把冰水往他脸颊上贴了贴,然后塞进了他手里。

赖冠霖看着手里渗着水珠的蓝色塑料瓶,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连圣祐哥身上的白兰花味都更清晰可闻了。

 

 

从那天开始他还没跟邕圣祐单独聊过,一方面他在努力适应omega的身份,一方面作为曾经信誓旦旦说要做人家可以依靠的alpha的人来说,无论如何他都没想好要怎么去处理这种多少有点尴尬的关系。

就算我是omega我也会一如既往地追求哥?别开玩笑了。

 

“冠霖是不是还在烦恼要怎么面对我?”

邕圣祐和缓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赖冠霖觉得嗓子眼干干的,绞着手指说不出话。

“事实上你不需要考虑这种事,”邕圣祐也不等他回应,径自说了起来,“毕竟你跟丹尼尔做出所谓协议的时候不是也没问过我的意见吗。”

赖冠霖听到这里抬起了头,对上了邕圣祐明亮的眸子,里面一如既往地波澜不惊,仿佛最近以他为中心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都与他无关似的。

“丹尼尔哥跟你说了?”

“嗯,那晚我问他,他就告诉我了。”

“说了就说了吧,”赖冠霖低声嘟囔着,“反正也是我和他之间的约定……”

“所以与我无关对吧?”

“……”

 

邕圣祐一句正中红心,赖冠霖好像突然发现了问题点的存在。

 

“无论是你还是丹尼尔,在我看来,你们对我的所谓表白与争抢都只是一场闹剧而已。至少你们从来没有询问过我的意见。”

邕圣祐说着说着笑了出来。

“你喜欢我哪里,冠霖?”

“哥很好看!很厉害!很有趣!还有……”

“还有?”

赖冠霖抠了抠手指,突然觉得自己对邕圣祐的喜欢好像有点模糊暧昧。

“我问了丹尼尔一样的问题,你们俩的回答跟反应几乎一模一样。所以冠霖,你知道问题所在了吧?”

 

 

“你们的喜欢只是喜欢这件事本身而已,跟喜欢的对象无关。”

“在表白跟随随便便把人家当成竞争奖品之前,好歹先搞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想要这件奖品吧,不管是你还是丹尼尔都是。”

 

 

是吗?

赖冠霖下意识啃着拇指的指甲,开始思考起这个问题来。

 

 

-TBC-




——————————————————

——————————————————

一时兴起想到的梗,不包售后www

评论(16)
热度(680)
© 桃味奶糖|Powered by LOFTER